「足坛掌故」李玮锋——国足“李天王”绿茵“莽撞人”

“现在,中国足球真的是缺少‘球霸’,假如每个队都有几个这样的人,这个队会非常好;现在国家队这帮弟弟们,我觉得,哎,太好了,就是好得让你很难挑出他有什么毛病,但是,你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好的现象吗?我觉得是一个问号,足球这个行业,它首先是需要有血性的”,

人物关系:韦恩-鲁尼(俱乐部队友)、李铁(俱乐部/国家队队友)、郑智(俱乐部/国家队队友)、杨晨(俱乐部/国家队队友)、范志毅(国家队队友)、李金羽(国家队队友)、朱广沪(健力宝青年队/俱乐部教练)、车范根(俱乐部教练)、莫耶斯(俱乐部教练)、米卢蒂诺维奇(国家队教练)、阿里-汉(国家队教练)

职业生涯轨迹:中国健力宝青年队、深圳平安(甲A)、埃弗顿(英超)、深圳健力宝(中超)、上海申花(中超)、武汉光谷(中超)、水原三星(K联赛)、天津泰达(中超)

主要荣誉:中超联赛冠军、韩国足协杯冠军、A3联赛冠军、亚冠联赛季军、香港贺岁杯冠军、亚洲杯亚军、东亚四强赛冠军、国家体育总局体育运动一级奖章获得者、3获亚洲足球先生提名、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圈中国队成员

通过FM属性图可以看出,巅峰时期的李玮锋堪称中国足球近二十年以来中后卫位置上的“天花板”级球星;作为后防核心,李玮锋拥有着出色的盯人、抢断及位置感,而作为带刀护卫,惊人的弹跳和头球能力又让他每每在关键战役中能够一锤定音;接下来,我们就共同走进李玮锋的足球世界。

1978年12月01日,本文主人公李玮锋出生在吉林省省会长春市的一户普通工人家庭中,与上期李金羽的经历相似,童年时代成长于黑土地上的李玮锋对足球同样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长春市拖拉机厂小学的土地球场便成为了李玮锋和小伙伴们放学后的最佳玩耍场地。

1990年,11岁的李玮锋来到河北省秦皇岛市参加国家体委夏令营时,被北京铁路体育运动学校的教练看中,此后顺利进入了隶属于火车头体协的足球青年队,从此开始与足球结下不解之缘。

1992年夏天,中国健力宝青年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海选高潜力小球员远赴巴西进行拉练,尽管李玮锋进入到了48人的精选冬训营,但最终还是因为身体单薄等原因遗憾落选了首批22人的留洋巴西大名单。

1994年,李玮锋在中国足协组织的俄罗斯圣彼得堡训练营中表现出色,进而重新回到健力宝青年队海选视野之中,1995年,李玮锋与陶伟、郑斌等日后的中超联赛名将,被时任健力宝青年队总教练的恩师朱广沪补招进第二批赴巴西集训名单之中。

“李玮锋跟我去巴西的时候,特质并不突出,他只有肯吃苦,才能尝到别人尝不到的甜,球队放假,他就一个人练头球,‘大头’的绰号也是从那时叫起来的,我敢拍着胸脯说,他这么多年进的球,是他那会儿的刻苦挣来的,这种狠劲,没有人超过他”,恩师朱广沪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

1998年,中国健力宝青年队从巴西回国,三年的海外拉练之旅让李玮锋练就了强健的体魄和扎实的基本功,此时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正如火如荼,甲A深圳平安俱乐部宣布收购火车头一线名队员,其中就包括李玮锋,至此“大头”也正式开启了职业足球生涯。

早在1997年,健力宝青年队中就有六名小将:李玮锋、李铁、李金羽、隋东亮、张效瑞以及郝伟曾被并称为“六小天鹅”,然而在1997年世预赛十强赛大名单中仅李金羽、李铁、张效瑞和隋东亮入选,李玮锋和郝伟遗憾落选,这才有了中国球迷熟知的国青“四小天鹅”。

看着与自己同龄的健力宝队队友为国征战世界杯十强赛,再次品尝到落选苦涩滋味的李玮锋不禁潸然泪下,然而‘大头’怀才不遇的尴尬境地随着一个东欧老头的驾临中国,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就是神奇教头:博拉-米卢蒂诺维奇。

米卢对李玮锋可谓一见钟情:“2000年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李玮锋,就觉得他就是我这支球队中需要的那个人,他身上的那种张力和动力,没有人能够替代,我很满足,我们一起度过了美妙的2001年(十强赛),我们一起创造了中国的一段历史,让我奇怪的是,踢后卫的李玮锋居然可以进那么多球!”

2001年韩日世界杯亚洲区十强赛无疑是属于米卢和他的爱徒李玮锋的,在对阵卡塔尔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两场关键战役中,李玮锋先后上演头槌破门好戏,帮助中国男足拿到了通往世界杯决赛圈的重要4分。

所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当年的李玮锋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托塔李天王”,让中国队的防线坚如磐石;更加令人动容的是,李玮锋在进球后脱衣、狂奔、跪泣、祭亡兄(长春市见义勇为小英雄)、祭亡父(2000年因车祸意外离世)的画面更是深深镌刻在了所有中国球迷的灵魂之中。

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上,李玮锋以主力中后卫的身份打满全部三场比赛,尽管国足未能实现进球和积分上零的突破,但23岁的李玮锋仍然得到了国内外媒体和球迷的广泛关注,更大的舞台正等待着他的精彩演出。

02年夏窗,在科健公司的助力下,中国双星李玮锋与李铁先后亮相英超加盟“太妃糖”埃弗顿俱乐部;有意思的是,李玮峰选择的号码是21号,但他球衣上的名字并不是“LI”或者“LIWEIFENG”,而是只有一个“FENG”,埃弗顿队在球员出征名单亲切地把他的名字简写成“FENG”。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李玮峰和李铁在埃弗顿的留洋之旅却是截然不同的,李铁来到埃弗顿后,因其充沛的体能和硬朗的球风受到时任球队主教练莫耶斯的喜爱,一时间成为球队主力并获得了与维埃拉、贝克汉姆、亨利和皮雷等世界级球星同场竞技的机会。

反观李玮锋,由于莫耶斯觉得“大头”在防守中缺少位置感且身体对抗能力不足,因此他将李玮峰安排成威尔、斯塔布斯、昂斯沃斯以及雅博之后的第五中卫,半个赛季,李玮峰仅仅在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中获得过1次出场机会,其余时间全部跟随预备队训练。

最终在03年冬窗,李玮峰以回国治疗腰伤为由提前终止了与埃弗顿的合同,留洋之旅草草收场;但客观地说,李玮峰在名帅莫耶斯麾下半个赛季的打磨还是卓有成效的,回到国内后,无论是国家队比赛还是俱乐部比赛,李玮峰的存在始终成为对方前锋无法轻松逾越的天堑。

“球霸”,中国足球阵痛期的敏感词语之一,关于“球霸”的准确解释可谓人云亦云,因为在许多球迷的心中,关于霸凌与血性之间的界定是比较模糊的,诸如:坎通纳、罗伊-基恩、加图索、巴顿、马特拉齐、佩佩等等大牌球星都被称为“球霸”,而李玮锋同样受到了“球霸”一词的长期困扰。

1999年,身为国奥队长的李玮峰在与韩国队的比赛中上演了“球霸”首秀,比赛中他与韩国国奥队当红新星李同国在对抗中发生身体接触,随后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上演了全武行,进而引发中韩两队球员的大规模冲突,最终裁判将李玮峰和李同国双双罚下才将事态平息。

2004赛季中超元年,一支由朱广沪指导挂帅辅之以李雷雷、李伟峰、郑智、杨晨、郑斌、李毅等国脚的深圳健力宝队在中超赛场所向披靡,最终以11胜9平仅2负的成绩成为第一位中超霸主。

然而身披首届中超联赛冠军华丽外衣的深圳队球员却饱受着欠薪危机,加之新帅迟尚斌的雷厉风行的态度对于更衣室气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反作用,内耗中频繁为队友出头的“大哥”李玮锋更是成为了媒体和球迷眼中矛盾的导火索,“中超球霸”的名头传遍大江南北,李玮锋也因此被迫转会上海申花。

李玮锋曾表示:“我其实到了今天都不知道为什么‘球霸’安在我身上,到底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错;2004年我们在欠薪8个月的情况下还能拿联赛冠军,2005年我们依然在欠薪的情况下打到亚冠四强,我要真是球霸的话,早带着球队造反了。”

2006年,因在俱乐部和国家队比赛中屡屡出现红牌犯规,李玮锋曾被中国足协短暂撤销国家队队长职务并开除,然而随着范志毅的挂靴,李玮锋的硬核实力在当时的国内足坛仍然无可替代,2008年奥运会,李玮锋以超龄球员身份代表国奥队打满三场小组赛。

然而在同年的东亚四国赛上,李玮锋的小宇宙再次爆发,在中国vs日本的比赛中,李玮峰欲用身体护球出底线,而日本球员铃木启太却一直在身后对其进行小动作骚扰,李玮峰怒而转身一把掐住铃木启太的脖子,铃木启太也立即反掐了过来,最终双方各得一张黄牌。

其实“球霸”一词远远不如“莽撞人”一词更加契合李玮锋的性格特点和行事风格;众所周知,“莽撞人”一词最早出现在贯口相声《八屏扇》中,用来形容后汉三国时期的蜀国大将张飞,张翼德虽然行事鲁莽、脾气暴躁,但其对于自己的“主公”和自己的“阵营”是绝对忠贞不二的。

2008年离开申花队后,李玮锋先后辗转中超武汉光谷、韩国K联赛水原三星以及中超天津泰达;2015年07月20日,37岁的李玮锋与天津泰达俱乐部解除了工作合同并正式退役,结束了自己长达十七年的职业足球生涯。

退役后的李玮锋并未离开他心爱的足球事业,2015年12月,李玮锋加入天津权健俱乐部担任副总经理兼领队,2019年10月8日,天津天海官方宣布李玮锋担任教练组组长,直至2020年05月12日俱乐部解散;衷心祝福这位曾经的绿茵“莽撞人”今后的人生一帆风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